湘西故事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湘西 >> 湘西故事

 

        想起湘西,就会想起那咿呀旋转的筒车、清澈的浮着长长水草的沱江水、浴在晨光里的乌篷船、喷香袭人的雪糍粑和醇香满口的苞谷酒。还有那像种子一样生长在陡峭山岩上的悬棺和伫立一种形象的吊脚楼……
湘西,是一个沾满了乡土气息的符号。走进湘西,就贴进边城风情,就融进古老民族世代临水而居的景色里,就走进由土苗侗瑶语言排版的妙趣横生、精美绝伦的大书里。
走进湘西,就会触摸到古石板路上的纯朴足音;就会听到田畴上悠扬的牧笛和江岸边迷人的船歌;就会看见巍巍的武陵山脉。从老人们含笑的脸上,将品味出一种精神,这种精神聚敛着生命的激情,这种激情又像童话一样开放在民俗里,成为一个永恒的视角,在盘旋的鹰隼的翅翎上,慢慢合拢一个蛰伏心底的影像。
所以,就有沈从文的美文;就有黄永玉的酣畅泼墨;就有宋祖英的甜美歌喉。
湘西,有它的古色古香,一如那如梦似幻的篝火,燃起的是热情,奔荡的是豪迈,在熏得油黑油黑的腊肉上,在红红的木炭火焰烁烁燃烧中,在飘然尘外的酽酽浓茶里……一碗一碗的苞谷酒双手捧上来,灼热着心肺,润湿了眼眶,把生活的恩典毫无保留地呈现上来,不粉饰也不做作。以及那勤劳的女人、憨厚的汉子,年复一年地耕作和收获,把青春的血液掺进酒香里,默默地泽受青山绿水的恩惠,而那河水和大山会把他们滋养得健壮丰腴,使他们忘却一切沧桑和磨难,将生命的根种植在这块盈香的土地。
湘西,满身浸润着大山的灵气,坦陈着生存的本态。
这是一个独特于大山中的生命群体———宋元明清钟灵毓秀,寻常巷陌卧虎藏龙,城垣古道人文蔚起,依山傍水烟雨台楼。于是,便有了五竿骄子的奇誉美谈,便有了十里花雨的润泽光艳,便有了二月的踏青,三月的祭祖,五月的龙舟,七月的河灯,冬月的嫁娶和腊月的闹年……还有,当他们喝过了拦门酒,唱过了哭嫁歌,跳过了摆手舞,打过了猴儿鼓,就会把自身完全放逐于本体之外,去寻找更为贴合自身价值的人生印迹。
湘西,充盈着浓郁的人文主义的湘西!
于是,当我登上多少年风雨摧打的鼓楼,听着梯子街上飘来的夜曲,看着吊脚楼上温馨闪亮的红灯笼,踏着弯曲漫长的石板路,就会品味它完全迥异于内地的文化色彩所赋予的自身的古雅神韵。那不留任何痕迹的雕饰更能让人体味一种情怀,温馨而拙朴。而当我看见湘西人在月光下说古,抑或在火塘边跳起那奔放的茅谷斯、杜巴舞,吃着背篓里取之不尽的果实时,又着实为着他们自由而超脱的生活感到慰藉和释怀。
品味湘西,就是品味一种奇特的文化景观。
湘西,古老而神奇的湘西,在雄鹰的飞翔声中,坦荡着一种精神的浪迹,泽披着一脉潜在的理性之光。在历史的河床里,沉淀着几许宁谧和隽秀,开阔着几许胸襟的力量!
湘西!湘西!
 
丹青翰墨染不尽的绚丽彩画;锣鼓笙箫诉不完的悠悠乡情。
  这是一个独特于大山中的生命群体———宋元明清钟灵毓秀,寻常巷陌卧虎藏龙,城垣古道人文蔚起,依山傍水烟雨
台楼。于是,便有了五竿骄子的奇誉美谈,便有了十里花雨的润泽光艳,便有了二月的踏青,三月的祭祖,五月的龙舟,
七月的河灯,冬月的嫁娶和腊月的闹年……还有,当他们喝过了拦门酒,唱过了哭嫁歌,跳过了摆手舞,打过了猴儿鼓,
就会把自身完全放逐于本体之外,去寻找更为贴合自身价值的人生印迹。
  湘西,充盈着浓郁的人文主义的湘西!
  于是,当我登上多少年风雨摧打的鼓楼,听着梯子街上飘来的夜曲,看着吊脚楼上温馨闪亮的红灯笼,踏着弯曲漫长的石板路,就会品味它完全迥异于内地的文化色彩所赋予的自身的古雅神韵。那不留任何痕迹的雕饰更能让人体味一种情怀,温馨而拙朴。而当我看见湘西人在月光下说古,抑或在火塘边跳起那奔放的茅谷斯、杜巴舞,吃着背篓里取之不尽的果实时,又着实为着他们自由而超脱的生活感到慰藉和释怀。
  品味湘西,就是品味一种奇特的文化景观。
  湘西,古老而神奇的湘西,在雄鹰的飞翔声中,坦荡着一种精神的浪迹,泽披着一脉潜在的理性之光。在历史的河床里,沉淀着几许宁谧和隽秀,开阔着几许胸襟的力量!
  湘西!湘西!
  丹青翰墨染不尽的绚丽彩画;锣鼓笙箫诉不完的悠悠乡情。